總統、許院長、邱部長、各位先進,大家好。那司法最重要的核心價值就是「獨立性」,沒有獨立,就沒有公平、沒有公正可言;沒有獨立,就沒有信賴、沒有尊嚴,那目前在司法實務上影響獨立的有兩項重要的因素:一個就是錢、一個就是權。那目前有關於金錢介入司法的這個問題,已經有非常嚴格的法令加以規範,包括《貪污治罪條例》以及《刑法》,那事實上在民國九十九年,經過特偵組正己專案,有數波的偵辦,包括高院法官貪瀆弊案,整個風氣已經有明顯的改變,不過有關於政治關說的這個陰影,仍然在民眾的心中揮之不去。我認為關說是官場的癌症,關說的惡質在於經過這樣的一個暗管,放流汙水,踐踏司法案件的、處理的公正性以及透明性。《詩經》上曾經說:「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也就是說明它的對價關係。

那我在第五分組提案訂定「妨害司法公正罪」,特別包括妨害司法調查及執行罪,也就是希望劃出政治人物應該遵守的紅線,建構司法人員以及未來參與審判的人民免於不當干涉的防護罩。那非常感謝第五分組,不分法律人、非法律人,毫無異議,全數通過此項決議,更感謝其他的組,包括剛剛的何委員仗義執言,但是對於這樣一個結果,我一方面感到欣慰、一方面感到憂慮,感到欣慰的是在我們邱部長以及行政院的推動之下,這個法案一定可以推出去,那感到憂慮的是,這個法案到了立法院會不會石沉大海?那種種的意志跟決心,以及第四權—媒體,代表社會良心來持續監督,是完成這個立法的關鍵,唯有走完司改最後一哩路,才能真正杜絕人民深惡痛絕—「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的傳言,把干擾司法獨立的因素澈底根除。有句話:「夢想者仰望天空,實踐者腳踏實地」。我的提案並不是放天燈,而是為了我們的司法的未來以及下一代的福祉,懇請總統以及各位先進支持妨害司法公正罪的立法,還給我們的司法一個獨立、純淨、公正的辦案空間,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