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許院長、吳秘書長,還有邱部長,還有在座各位先進大家好。我剛剛非常同意總統剛才講的,上午的發言非常精彩,所以我會……剛才我也在想,我今天準備的內容一定是非常無聊,各位會覺得非常……因為這是典型法律人的一個特色。那其實我覺得今天司改一個重點,沒有列入議題,其實應該是說,如何化解司法操作者本身一個對立?其實這個應該是司改的第一項重點。那其實因為這一次沒有提,也許就下一次或是……另外看什麼樣名義再解決這個問題。

那我今天要報告這個事情,主要也是事出突然,因為最近就是有兩位委員提案,針對就是終審法院法官的認命提出一些見解,那原本這個他組的結論啦,不應該置喙,因為中間沒有參與討論,但因為這個問題實在是很重要。簡單講,目前提出的意見,按照司法院提出的意見是說,由設立一個多元的委員會,然後那個由司法院院長提出兩倍的名額,應需要名數兩倍名額,由這委員會決定。那基本上這個架構當然是比現在的制度進步,這是沒有錯,但問題是這樣子,從比較法觀點來看,一個委員會的多元其實不是問題的重點,重點是在於說法官人事的一個程序必須是不同機關介入,形成一個分權且制衡一個情況。簡單講,法官的人事是從提案提出到審議到任用,所以剛才有提到一個問題就是說,是不是總統任命其實不是重點嘛,因為美國聯邦法官任命就是總統任命,但問題是為什麼沒有問題?是因為有制衡的機制。因為美國的立法權,聯邦的立法權有進行制衡,所以問題的重點不在於是不是什麼委員會,而在於這個委員會是不是在司法院的隸屬之下。如果這個委員會還是跟現在遴選會一樣是在司法院裡面的一個機構的話,其實以我個人經驗啦,做一個外部委員,即使是外部委員,只是一個客卿,而且很多細節的事項,你根本不理解,而且以目前司法院的操作方式,一個問題關鍵在於司法院人事處,人事處是提案的單位,這是古今中外皆然,提案的單位並沒有列入改革的這一部分思考其實或許才是必須大家要去認真對待的問題。

而且另外一個問題是這樣,以目前司法院整個人事架構來看,真正的權力機關是在於司法院人事審議委員會,所以遴選會提出的名單,人審會可以駁核,所以人審會的絕大部分人又是現職法官,所以會有一點問題。那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說,這個機構到底是還要從公開競爭,還是下級審法官去尋求法官的來源?這也是要思考,簡單講,如果是公開競爭的話請問標準何在?我今天律師跟下級審法官的競爭,標準在哪裡?

另外一個問題是說,從英美的角度來看,其實司法體系內部的聲音,相當一度要被重視,這不是完全只有外部的聲音而已,以美國最高法院法官為例,過去五十年,只有兩位大法官是非下級審出身,而且兩位其中一位是訴訟長出身,他對於訴訟事務嫻熟。那英國的資深法官對於人事本來就有置喙的權利,當然外部的意見要做一個平衡,不是說完全只有內部,所以到底要怎麼做一個制度設計?可能大家要思考,那我再耽誤一下時間,那既然談到最高法院法官,為什麼最高法院院長不任命呢?在座的鄭院長,這對事不對人,簡單講按照現行的制度裡面,最高法院院長完全沒有任命的要件,也不需要經過立法院的一個同意,相對於大法官反而要,那原因何在呢?所以大家是不是要思考一下,當然我剛才對於鄭玉山院長本身而言,他改變了過往作法,他親自開庭,我覺得這就是非常可取的,院長的存在的重要價值是要親冒矢石,解決問題。

最後就是,一個重點是這樣,個人淺見認為這個問題就是,審議、提案對任用機關做一個權衡的問題,不能完全從民主正當性角度來看,重點是法官還有肩負「抗多數」的責任,所以這應該是憲政民主的問題,而不是單純民主的問題,報告如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