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我是第一分組的委員黃致豪,那麼以下幾點意見,我想跟大家分享。那麼第一個事情我想講的是說司改的根本思維這個部分,那麼台灣司法歷年來,不管是審檢辯學、三頭林立,勢力盤根錯節,那在外部的人呢,因為他的資訊不對稱,所以很多時候對於改革是不得其門而入的,當世界各個民主國家的法律理論跟實務,在現在已經都演變成一門所謂的跨領域社會科學的時候,在台灣我們的法律學,似乎還停留在一個所謂「玄學」的一個階段。什麼意思呢?大部分我們強調的是派系跟信仰,我們比較少強調事實,也欠缺科學實證跟研究方法,那麼我自己身為一個司法心理學的研究者以及司法實務的工作者,我其實很期待這一次司改的後續的一個思維脈絡,可以回歸以實證依據跟科學精神為本的一個思維,而不是以門閥、派系或者出身國家為本的思維,這第一點。

第二點,前面有幾位先進提到了本位主義,我想在這邊呼應一下這個觀點,剛剛一開始的時候蔡總統有講,「改革」是政黨輪替最重要的意義,但是我想補充一句話,改革從來就不能只依賴被改革者的善意,那麼我想提醒總統,一個國家沒有幾個十八年可以做司法改革,那麼這一次的司法改革請不要單純的落入司法院跟法務部的本位改革思考當中,並不是說他們講的不對,而是很有可能被改革者看不到應該改革的全貌是什麼。請務必慎重的回顧總統您在競選時候提出的九大具體主張,那麼這是拘束總統跟人民之間的承諾,也請務必慎重的、深入的參考我們這一次分組會議的總總決議。

那麼第三點我想講的是,我們的決議其實不是終點,成功的改革不僅僅在決議,我認為它的靈魂在於執行、追蹤、回饋以及修正。那麼我們其實會很期許這一次總統呢,以憲政機關的高度引入專案管理的思維,針對每一個司改決議責成負責機關,不管是不是由府內,或者其他機關來進行這些所謂的專案管理,引進這樣的思維告訴我們,為什麼有些決議可以接受、有些決議不能接受,並且迅速的訂出短、中、長程的執行計畫、里程碑,釐清相關資源的分配跟運用,那麼把所有的規劃資訊加以公開,接受人民的檢驗跟監督,那麼總統剛剛講說司法改革不是「船過水無痕」,我們很高興聽到這句話,身為民間委員,我們也希望日後可以匯集非官方的意見,持續對於改革的動能進行監督。

最後一段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件事情,司法改革的本質其實是社會改革,那麼我希望大家不要忘記,犯罪、貧窮跟精神疾病是社會這個母親一包胞所生的連體嬰、三胞胎,被害者、犯罪者、疾病者、障礙者、貧窮的人都是我們的同胞,這些人一個人也不能少,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