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各位委員、先進們大家好,大家午安。非常感謝總統就是讓我以一個非法律人的這個身分來參與這個國家司法改革的一個重大工程,讓我有機會。雖然我身為一個非法律人,可是也因為外子是法律人的關係,我對法律人的想法也不是這麼的陌生,分享一下我大概二十年在德國的一個經驗,到一個朋友家喝下午茶,剛好那個朋友的先生是唸法律,我就跟他說我先生也是來這個杜賓根唸法律,然後他就很驚訝地跟我說:法律其實是為了解決這個社會文化所訂下來的這個……有秩序跟遊戲規則。為什麼一個台灣人要來德國去念那個法律?其實當時我自己也滿驚訝的,在二十年之後,我再去看這件事情,其實我也看到台灣的法律碰到了一些困境,就是可能在那個殖民的時代有很多的留學生從……不管是留德、留日的,那甚至後來有留美的,然後帶來了台灣很好的這個法律的這個支持的體系的基礎。

可是我們現在也看到了,不管是留日的、留德的、留美的,各自都有自己的信仰,那我因此也看到了現在台灣,尤其是在這個人民參與審判這個制度上面,一直在……不同的這個……不管是日本的陪審團制或者是美國的陪審制或者是德國的……是什麼制我不知道,就是彼此的在互相的這個競爭喔,所以我一直想問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已經……台灣已經光復七十多年了嘛,我們台灣是不是應該有一套屬於台灣人為台灣人自己訂做,針對我們台灣社會文化所訂定的一套……我們屬於台灣的這個審判制度呢?這個是我還滿期待的,那也希望在這一次的這個司法改革裡面,能夠定下決議,也希望能夠未來看到這樣的成果。

第二個就是說,今天早上總統在致詞的時候,其實自由時報已經說了,那個標題就是說,總統說我們這一次的司法改革不是「大拜拜」,我恐怕覺得這個話似乎說得早了一點,因為是不是「大拜拜」恐怕不是看今天的會議結束,而是可能是看明年的今天或者是明年的今天以後,我們是不是能夠進行……將這些的這些決議,就是責成的相關的單位,或甚至是不是有一個滾動的、檢討的追蹤機制,那至於說是不是一定是要常設機構,其實我是保留,就是以目前像我們這一次的司法改革,其實它不是一個常設機構,反而大家是有一些階段性的那個任務,進行一些滾動式的檢討,其實是可以看出期待,只是說是不是能夠執行喔。

那我最後要替那個天燈講一句話,因為大家都說那個天燈可能是會變垃圾,可是我是以一個再生能源的民間推動者的角度來看,天燈如果加上了這個太陽能跟再生能源的話,它很可能會……大家知道其實瑞士的這個……再生能源連飛機都可以驅動它七十個小時,如果說結合再生能源,結合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技術,其實天燈它是可以去被導航,以及可以去降落在應該有的地方,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