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第三組的委員李佳玟,那也是各位所熟知那個紛爭最多的第三組。那這幾乎成為我們第三組委員上台的發語詞就是紛爭很多,那我想各位在今天的綜合發言裡面應該也可以體會到第三組的戰火有多麼激烈。那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紛爭?事實上來自於檢察官,我們對於檢察官的期待,我們一方面希望檢察官事實上可以打擊犯罪,所以我們給他們很多的權力、很多的權能,但另外一方面如果這些權能沒有辦法得到適當的控制的話,檢察官事實上有可能,他事實上連執政者都會畏懼,他事實上也會侵害到一般人民的權益,那更不要說在一個國家裡面的話,那些政治異議者最經常成為被打擊的對象。

那在幾年前的三一八學運我們其實就看到一些例子,那個魏揚,一個研究生魏揚,他就被聲請羈押,被當首謀,那姑且不說一個研究生如何可能會有逃亡之虞,或者是他事實上他參與學運,他事實上也沒有什麼串證的問題,最重要的是在那個案子裡面的話,法院的裁定也顯示出檢察官根本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他的犯罪嫌疑,他是首謀。那這個案子其實在之後也有檢察官出來,來參與那個檢審會的委員的理由是說,他事實上在法官論壇、檢察官論壇裡面看到當這個聲請案、羈押聲請案一提出的時候,立刻有檢察官在論壇上發表說請法官不要裁定羈押,那剛剛其實也有委員提到說,請不要用個案來評斷檢察官、否定檢察官的努力,我也同意,可是我想要問的是,當這麼離譜的案件,連檢察體系自己都承認它很離譜的時候,那麼當初聲請羈押的檢察官他是否被懲處了?我看到的是檢察官升官,沒有被懲處。所以這種情況之下的話,其實證明了兩件事,兩個都有可能,一個就是現行的監督體制事實上是不管用的,另外就是現行的監督體制或許可以用,但施行體制過於鄉愿。

所以這種情況之下的話,我們事實上我們要走的不是那些潛規則,我昨天事實上跟一些人吃飯,他跟我說,如果之前……如果檢察權行使不當的話,他可能之後就會貶去哪裡哪裡。可是這是我們所需要的制度嗎?我們需要的事實上是一個可以施行一個正當的制度,這也是我們為什麼在第三組積極的推動檢察體系改革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那平心而論,在這一次的會議因為有過半的非法律人的一個支援之下,我們其實也得到了一些成果,法務部其實也的確提出了一些改革方案,不能說法務部是沒有,但魔鬼藏在細節裡面,其實譬如說法務部其實它支持這個起訴,濫權起訴可以受到內部監督,但它堅決反對濫權不起訴受到監督,那麼法務部事實上也主張引進日本的人民檢審會來監督檢察官的行政簽結以及不起訴這個……但對於我們其他人所提的,希望可以讓這個檢審會有比較多的調查權力這個部分它反對,所以其實你就會好奇說,那這樣的檢審會進來可以幹嘛?幫檢察官的不起訴跟行政簽結背書嗎?或者是說法務部也會很高興的說,我們事實上進行檢察人事的改革,但它只願意改革一審的檢察官、主任檢察官的票選,對於檢察長,在魏揚案裡面可能扮演非常重要角色的檢察長,這個部分的任命事實上是毫無作為。

所以我再強調一次,我們事實上要的跟其實跟現在的檢察官事實上沒有什麼兩樣,我們希望他們有效能,我們希望他們中立、公正,但我們其實看到現行的體制,法務部現在所支持的那一個監督其實事實上有很多問題,那我剛剛所提到的這些草案、方案,事實上都跟下午的程序爭議有關,那下午的程序爭議我們其實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看,一個我們可以很單純的決定說,退席的就是退出,他已經不在我們的表決人數裡面,這麼簡單的解決,但我剛剛的解釋是希望各位知道說,那些案子事實上是牽涉到那些細節的一些監督。

而回到我一開始所說的第三組爭議很多,那麼參與第三組的委員事實上也飽受各種攻擊,那我……當然議題事實上是比人重要,我不會說只要我們改革,那那些委屈都值得,那不過我們會希望說第三組所希望的一些改革也需要全體委員的一起支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