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各位委員、先進,大家午安,我是司法官學院院長也是第二分組的委員。我曾經參加過十八年前的那個全國司法改革會議,這一次再度參加這一次的司改國是會議,我比較、觀察兩次會議發現,重覆的議題非常多,許多議題在上一次司改會議已經有共識,但是卻沒有辦法後續的推動、修法通過,那有的議題在上次沒有共識,但是經過了十幾年社會的變遷,它還是個問題,所以才會在這一次再提出來。那我就想我們是不是應該很務實地檢討,是不是我們的執行方法出了什麼問題?並不是結論有問題,是執行的方法有問題,那該怎麼解決?而不是這一次再重覆的做成相同的決議,之後我們還是面臨同樣的問題,然後依舊無法推動執行,這個也是剛才有好幾位委員都關切的,後續的執行才是我們這次司改是不是成功的一個最重要的檢驗指標。

這一次有許多非法律人進來參與討論,雖然對部分的議題仍然是各說各話,難有共識,但是呢,我認為他們也給我們很多不同的觀點的啟發,這些都是非常正面的,我們不要為了這些歧見而對不同主張者質疑,或者是批評、攻訐,其實我們應該看我們有更多有共識的結論,希望能夠優先針對這些共識,擬出有效的執行策略,迅速地推動執行,對於不同意見,就持續對話,我相信累積這些對話,我們的歧見就會縮小。

在這一次國是會議分組會議期間,不同的委員都對司法官的養成教育跟進場機制有高度的關心,以及具體的改革意見,那第四分組呢也針對未來的司法考試以及法律人養成制度,有重大改革的決議。雖然我相信執行這個決議未來仍然會有許多的困難要克服,但是我們看到鄰近的日本、韓國,在這幾年來對法學教育以及司法官取材的方式都進行了大幅度、大刀闊斧的改革,那我們當然也不能原地踏步,司法官學院會努力的朝著決議所希望我們改變的方向來進行改革。但是我也必須說司法官的養成不能只靠這短短的兩年職前教育,大學法學教育絕對是改革不可或缺的一環,那日本跟韓國呢,在這些年的司法改革當中,很重要的區塊都放在法學教育制度的變革,再搭配司法考試的改革來進行,很可惜這一次分組會議針對法學教育改革的部分,只有做出決議說要求未來要由法務部、司法院、還有教育部來成立一個專案小組,推動法學教育改革。

那我個人認為法學教育改革,如果不是由大學法學院基於自主意識提出改革方案,是非常難以推動的,那在座有不少是從事大學法學教育的委員,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問題在哪裡,那各位最具批判性格的大學法學院教授們,對於目前法學教育的批判或改革建言,倒是……就是不多見啦,那多年來我們的司改議題中心都是始終去集中在檢討司法官的考訓跟養成,那希望未來大家也可以把法學教育這一個部分,當成是司法改革重要的一環,跟司法官的進場制度改革做連結,這樣才可以讓司法工作鏈的最上游獲得真正的改革,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