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各位委員大家好、大家午安,我是第五分組委員許仕楓。我現在也身兼那個中華民國法官協會的理事長,所以我是有……必須要……我想我要為我們法官……所以我可能是被歸類……可能是利益團體啦。不過也可……我等一下講的話有可能是我自我感覺良好,不過我還是要去重申一下我們法官的感受。那我要講的話其實剛剛有,在早上的時候有幾位委員已經提了,就是毛委員、李明鴻李委員他們都提了有關法官,我們是被改革者,其實我要進來的時候就很……考慮很久,因為一開始被定位可能法官是被改革者,那被改革者可以來說話嗎?可是我想了半天,我還是決定進來啦。那……這樣我還是要依照我原來的發言稿,講一些我的意見。

世界上沒有完全沒有瑕疵的完美制度,任何的公共政策或社會制度,它本來就會隨著時間的變化,會有一些、衍生一些問題,司法其實也是不例外的,我的資歷也很長,一九九九年─民國八十八年─全國司改改革會議的時候,我就已經是十年的法官了,那時候就已經……,那到現在十八年之後,我們還要司改會議一次,我自己其實也是有點茫然啦,這麼多年了,其實我們也有看到問題,那可是我們認為解決問題的最佳方法其實應該是保持正面跟態度去看待問題,那澈底去了解爭議發生的真正原因,就是我們要去了解其實……如同剛剛蔡委員所講的,其實現在問題決議是相同的,跟八十八年是一樣的,那為什麼會沒辦法落實,或是沒辦法做,問題在哪裡?其實要去了解啦。

那了解到問題,我們再集思廣益去求取它的解決之道,應該也是這個總統所提出來,從非法律人、法律人一起來參與,讓它的面向更廣,這樣子可以尋求更多元的一些解決之道,這個部分其實我是肯定的。那可是我們也希望說,這個國是會議就是因為這樣子才要秉持著審慎的態度,所以不希望說一味的只是在以改革為名,用打擊現有制度或指責人為主要的目的啦。這樣子其實會背離,我看會背離我們總統召開這次會議的真正的目的,我自己會選擇來參加的這個會議的目的,是希望透過審判實務的這個角色,來跟非法律人或法律人做一個溝通,因為從我唸書開始,我一直認為實務跟理論應該要做溝通,不然它永遠是兩道鴻溝。

所以我這次可以在……很慶幸在第五分組,我自己個人很慶幸在第五分組,第五分組其實它比較屬於弱勢的議題,所以我在……我跟大家一起討論,其實大家會互相溝通跟諒解,也會理解,我覺得很感謝我們同組的委員,可以去理解我們法官獨立跟中立的本質,經由彼此的對話、討論,我們有其實對很多的弱勢的問題,包括少年司法的問題、兒少保護的問題,還有關於那個受刑人矯治的問題,我們都透過共識我們形成了決議,我們其實都沒有表決,非常的、很慶幸在這個組裡面。其實我們也是很遺憾,我個人是很遺憾,在最後看到的時候,這一組的最後這些沒有受到很大的重視,這是我很遺憾的,可是我相信,我們這一組不用擔心,我們的問題已經被看到了,我想一定會再發酵的。所以我想我們小英總統應該也知道,兒少的議題其實真的很重要,它真的是我們的基礎,我們國家的基礎,所以我希望可以更做到。

我最後要講的是,我相信這一場的司法改革應該不會是「大拜拜」,我也不希望它只是一個仲夏夜的煙火盛夜,一下子就過去了,可是我們也希望說,在我們在這個繼續要往下走的時候,應該可以深刻去體會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石柱下,烏龜所象徵的意義,緩慢而堅定,司改是要緩慢而堅定的,不能急躁而來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