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各位委員大家好,我是第四組的林常青,人民參與審判事實上在總統司法改革的很多宣示裡面已經講了好幾次,照我們今天的會議資料裡面,在司法院呢也把它列為重要、急迫、困難的議題,但是很遺憾的,在因為議事的一些規定,那我們在這邊沒有辦法一起來進一步討論陪審跟參審這個議題,所以在這麼多的一個遺憾裡面呢,我有兩個小小的期許。那第一個期許呢,是希望我們整個的司法院能夠記取二零零一年推動「觀審制」的一個失敗的經驗,想想看我們的國家花了這麼多的資源,做了這麼多的實驗,邀請這麼多的人過來,結果我們看到的是什麼?這是本位主義。不只是本位主義,這是一種「先畫靶、再射箭」的一個設計。所以今天,我們在二零一七年,我要重新再次推動人民參與審判的這樣的改革,我希望整個司法院能夠記取這樣的教訓,如果如果,負責草案的這些委員,全部都是清一色反陪審團的,這樣的設計的一個委員,那人民會怎麼想呢?那這是不是能夠說,我們是陪審跟參審沒有既定的立場嗎?

第二個,我非常期待有一個符合國情的一個人民參與審判設計,各位可能你們會說,沒有關係我們可以看很多的國外的一個狀態,然後我們可以看它們的一個實證的結果,但是為什麼在第四分組裡面討論,還是一樣會出現所謂的7比7的一個狀態呢?我想這不只是一個委員的審慎,更重要的是,這些委員裡面我們都知道當國外的制度要引進國內的時候,那我們可能在國情上面,需要有所調整。所以即便司法院宣稱,它們已經做了很多實證的研究,但是很抱歉,委員還是有這麼多的一個疑慮,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服從權威效果,在參審的審議中會不會只讓參審員變成法官、為法官背書的角色呢?我想這些東西是需要在地的一個實證研究,在地的一個法律行為科學的一個支持,所以在司法院沸沸揚揚的在準備草案的當中,我們也懇請、也建請整個司法院,事實上現在就可以開始來繼續再進行一些所謂的法律行為上面的一個實證研究。

我想司法的改革是不斷往前走的,而在許多的國外比較、國外的實證結果之外,我們需要國內的實證分析,我想這也是未來能夠提供我國在施行更進一步的改革、更進一步的發展,一個不可或缺的、必要的工具,再次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