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各位委員大家好,我是第二組,其實我剛剛已經不知道要講什麼,因為張升星講的我都同意,所以你可以參考他。那今天早上我本來……其實我一開始對這個全國司改會其實都不是很樂觀啦,但是早上來的時候我很樂觀,看到我們那一個……我們有立法院長、我們有立法委員,那結果到……好像過了中午你看只剩下總統跟司法院長,那我的心就沉下來了,為什麼?其實一九九九年最大的一個失敗就是,即使我們有再好的一個政策,我們有再好的一個有改革理想的司法院長,其實都沒有用,特別是在當時候,其實我們現在的、特別是像金字塔化,那個在一九九九年已經通過了,已經很多的議案都已經送到立法院就躺在那邊,其實這個時候,我覺得最重要是一個要政治力的介入跟改革才是最重要的,那現在,我覺得總統妳很可憐,妳現在只剩下妳了,不知道怎麼辦?但是呢?這是妳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因為我其實……我個人……還好我不是第三組啦,我是第二組,那個我的意見沒有那麼重要,你不聽我也不會覺得怎麼樣,反正我連我的女兒都說服不了了,我大概沒有辦法說服其他人。

所以我也不認為我自己是對的,但是問題來了,總統妳是負責的,全國有六百八十九萬的人民投票給妳,妳負的是這樣的政治的使命,是人民的期待給妳了,所以今天我們做了很多決議,那好或不好是妳要做決定的,那也是妳應該、妳必須給接下來要實際執行的,特別是司法院長跟法務部長,或者說我們在這個會議所做出來的決議,如果妳認為它是可行的話,那我只有一個小小的建議,這時候妳必須使用妳個人的政治魅力、個人的政治資本,妳必須去遊說立法院還有其他相關例如說考試院、監察院,一起去進行,如果沒有的話,我覺得我們有可能會再重覆,重覆一九九九年的負責,這個東西到最後要負責任的,講難聽一點,我們這些委員放天燈放完了,然後兩千塊領完了,我們就回家了,沒事了阿。失敗,我講到時候被譴責的不是我們,到時候要負責任的人事實上是蔡總統您,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