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各位委員大家午安,我是謝世民,是第一分組的委員,目前任教於中正大學哲學系。回應人民對司法體系的完善化跟周延化是很大一個期待,去滿足人民對司法改革這個期待是總統和您所領導的政府的一個重大責任,那個人也非常敬佩總統的勇氣,願意克服各種困難來召開這個會議去克盡您的責任。問題是,人民對司法體系有什麼期待?依個人淺見,我們有充分理由相信人民期待司法體系能夠實現個案正義,能夠實現司法正義。司法的審判跟它的這個行政體系是要為正義來服務,而不是去滿足人民當下對於個案的偏好或者情感反應,或者迎合輿論的一時風向,滿足人民當下的、甚至長期的偏好是立法者的任務,話說回來,我們有理由相信深思熟慮後的人民。其實他們會認同嗎?其實他們會認同司法體系應該為正義服務,而不是去滿足任何人對於個案的特定的偏好跟情緒的反應,那更不是去迎合輿論的一時風向。

在民主社會裡,個人對於司法體系的抱怨、指責跟批評一定存在,而且是不絕如縷,會很多,我們不能浪漫的去期待人民對司法會有滿意的一天,司法人必須重視的是任何批評背後對司法正義的認知是不是合理?而且非常重要,必須強調的是這裡的合理要從司法正義的道德高度來理解,而不是從其他的角度來理解,任何其他的角度來理解,是不恰當,最後仍然要從司法正義的道德高度來檢驗,司法人在這件事情上不能妥協,雖然司法人也必須要積極的去跟批評者對話、跟社會對話,去負責任思考司法正義要求什麼?是司法工作者最核心的義務之一,而去勇敢的說明和辯護自己對於,從政治道德的高度對於司法正義的理解也是司法人的尊嚴之所在,你不能害怕,你不能妥協,你一定要從一個高度、一個政治道德高度來想司法正義到底要求什麼?

因此個人期待呢,我們在政府未來推動、落實這個改革方案的時候,能夠不要忘記去思考三個問題:第一、改革方案是不是有助於增強司法人為正義服務的能力跟動機?這是第一個問題要記得。第二個問題要記得是,改革方案是不是有助於司法體系本身為正義服務的理性運作?是不是體系犯錯?是不是有助於防止那些仍然缺乏為正義服務動機的司法人濫權的可能性?這是第二個我們要記住的問題。第三個問題是,改革方案是不是實際上會改善司法弱勢者、司法弱勢族群使用司法資源的管道?讓司法弱勢族群能夠獲得公平的對待。以上,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