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還有各位委員大家午安,我是來自比較平和的第二組的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那平和歸平和啦,但是很認真地把所有議案都討論完,但是我能講的、該講的其實在分組會議裡面都講了,那從我服務勞工的角度的話,我相信能塞進去的議案大概也那麼多了喔,所以到明天過後,大概就……不會因為國是會議的結束就不會監督司法改革,但是我其實想關心的、最關心的剛剛滿多委員有提到的就是說,有沒有一個……譬如剛剛林明昕老師有提到的一個合憲的一個機制來監督這樣的一個所謂的國是會議的各項決議的落實喔,所以我覺得這部分,其實是滿重要的,那當然也感謝,譬如說有些議案決議了以後,事實上司法院也在持續的進行當中,譬如說「勞動訴訟法」等等的這些議題,那當然的確,如果要講勞工的議題的話,我相信再塞進十個議程都沒有問題,但是,我想時間還是有限。

第二,其實我還是要再強調一遍講說,其實司改是動態的,我看其他組有把一個議案納入一個非常重要的決議,譬如說我們更生人歸復社會的這樣的一個議案,我想這是一個重要的,但是……其實可能當下、現在也產生了很多問題,例如說現在在一般職場裡面,因為我們其它的法案沒有落實,譬如說《就業服務法》第五條的歧視的問題,現在職場裡面充斥著要求大家要出示警察刑事紀錄的這樣的一個……譬如說良民證,良民證的這樣的一個事實是存在的,也就是說,大家那麼努力的在討論如何來防毒、或者如何來解決一些問題,但是相對的,如果沒有把行政部門、如果沒有把其他的部門一起動態的納進來做、一起討論的話,那我覺得可能就會有一些遺憾,又會有一些缺口,這些缺口在於說,那我們檢疫了,我們也有一些措施了,但是最終漏洞還是出現的,我們的更生人還是沒有辦法回到職場,他還是沒有辦法去工作。

所以,總括的說,我只能這樣講喔,就是說司改絕對不是只是司法院或者是說今天的……我這樣講很多民間委員,我們會回到剛剛像孫一信委員一樣,我們是這個一九九九年一起在會外賽,今天在會內賽,明天我們又回到會外去監督政府在做這個事情,那當然我們不期待說十八年後我們已經……可能白髮蒼蒼了還要這個……再討論一些已經決議過的問題,那我想這部分是希望,也許可以給我們一個更明確的講說,有一個……如何設計一個合憲,而且符合社會期待的一個監督,我們各組那麼努力討論的一個決議的一個機制,那這部份是我的期待,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