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閣下、各位委員,大家午安,我是第四分組委員張靜律師,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我說三遍,因為沒有這個身分,我無法站在這裡。今天我們開的是總結會議,但對我而言,卻像是一個終結會議,因為總結會議議事規則的不合理、不合邏輯,以致於終結了支持陪審制的人民對司法改革的期待。我為什麼這麼說?現代司法的核心在「審判」,審判的核心在「獨立」,獨立的核心在「良心」,法官如果沒有了良心,司法就是個屁,沒有人會去相信它,那法官如何有良心?怎麼去檢驗?有一個指標就是「法官不能說謊」、「法官不能隱瞞事實真相」、「法官更不能說一套、做一套」。

早上我們聽了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所說的,司法院已經就人民參與審判正在研擬法案,而他所說的法案是要參酌全世界各國的人民參與審判制度,打造一個適合台灣國情的制度。可是,司法院在今年六月二十九日就開始召開法案擬定的委員會,據司法院刑事廳在會後表示,是參酌日本裁判員制度研擬一個合審、合議的、對台灣國情有益的制度。然後呢?避免用「參審員」這三個字,或是「參審制」,打著國民法官的旗號,行參審之實質草擬,這果然是做一套、說一套的做法。這樣子,我們人民會相信司法嗎?我們支持陪審制的人民能夠相信司法嗎?

六個月來,對我攻擊的人非常多,只因我說了台灣法官大約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貪污,但是沒有良心的法官有多少?我現在真的不敢說比例了,但是一定存在。我最後,下台之前用這一句話來描述我的心境,「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