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各位委員大家午安,我是張菊芳,提出以下幾個意見。我看起來我是倒數第二位的發言。但是呢,我仍然認為有些議題是非常重要的,提出幾個意見:第一個、希望制度性的建立監督執行的機制,我想執行端的重要,在我前面,我想不知道有數位、多位的委員都提到執行端的一個問題,我們今天決議,如果說是一哩路的話,我想執行端應該是十哩路,我想人民應該是很厭倦了「空言」這一件事情,如果我們今天決議完畢,仍然是沒有執行端,我想不只是退回原點,那個信賴度一定是往下降的。所以我想要非常的希望能夠在監督執行的這一塊呢,能夠制度性的建立。我想在執行端,不管是分階,有些可以馬上做的、或者是修法、或者是比較遠程的,但是呢,今天也聽到司法院或法務部,他們或許也提出了包括可能執行的方法、或執行的時程,但是我相信在八十八年司改會議的時候,也有可能這樣提出了一個方式,但是做了沒有?

所以我認為會監督機制,這個實質的監督機制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希望是制度性的,因為改革這一件事情,有沒有改?另外有沒有改的好?有沒有改到目標?這全要靠監督的。或者有些決議是要修正的,都要靠這個監督的機制去完成它,所以我希望在這個……我想很多人會提到這個決議的效力是如何?決議的定位是如何?如果我們今天具體的執行了,我相信這一切的質疑或負面都會被回應了,這是我第一個意見。

第二個意見呢,在制度的改革,或者一些配套的建立,以我個人自己最近參加這個裁判書類的簡化跟通俗化,我一個心得,它其實有些是在偏技術端的,但是有些是直指核心內容的,這怎麼說呢?因為在……我舉這個會議就是說,這個書類的簡化,說用語的簡化,有些雙否定用語阿、或者是這個複項的用語等等、或專業的用語,你用一個小辭典,或者是一個修正的方式,這是容易的。那包括說現在在進行,簡化的部分像格式的標準化等等,我認為這都是容易的。但是呢,有一個問題就是,尤其在我參加這個家事裁判書類這個會議裡面,我得到一個心得就是說,其實人民很多在質疑的部分,是包括像我舉家事案件,或者是妨害性自主案件,它是在那個論述或論證的內容裡面呢,人民產生很大的質疑。包括我想大家都聽過,對於一個論述呢,對一個被害女童,她沒有一個爭執尖叫的反應,認為是沒有違背意願的,我相信這個是引起人民對這個司法極大的不信賴,它是出在論述的理由裡面。所以我想這個部分呢,包括我也聽到司法院今天有提出來,包括要有專業背景、包括要有專家詢問制度。

另外一個我也建議,不管是在法官學院,這個要多列入這個性別意識的課程,也包括我們辯方、律師方,我們在在職進修或職前訓練都要列入這樣的課程。最後我要說的,我們在進入這個司法改革,不管是審檢辯學、或者是非法律人的背景,我們大家都有各種的身分進到裡面來,我想大家一直在質疑的是,我是律師,我是張菊芳律師,我會有律師的本位,但是我仍然想告訴大家,這個本位確實要被拋棄,回到人民的角度。但這一句話我自己在思考,聽起來是非常形式的一句話,非常空的一句話,但是我一直想,如果這句話變得比較實質的時候,我們司改其實會進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