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各位委員,我想解釋一下我的這個提案,我認為主辦單位在處理林鈺雄和陳重言兩位的辭職這個解釋上面呢,是不符合常理,也不符合法理的,我要談……我簡單的講一下我的提案的幾個重點,我的提案在今天的會議資料裡頭有,我要談的第一個重點是,國是會議委員類似於民法上面的委任關係,在委任關係裡面辭職呢,是單方面表示意思,就已經成立了,他不需要等待對方的允許,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如剛才林峯正所提的,這個林鈺雄委員在4月25日在媒體上面公開表示退出,4月28日陳重言在媒體上面公開表示退出,這兩個訊息都是透過媒體正式大規模的報導的,也就是說,他們退出的這個意願,已經送達;那第三點,大家不要忘了,這兩位並不只是不來開會而已,他們是用他們的退出,這樣的大動作,在媒體上面作為對於司改國是會議的一個打擊,大家應該還記得林鈺雄委員認為這個……我們都在放天燈,這天燈掉下來都變成垃圾,我們不負責任,而且是即興式的提案,不明就裡的就表決,大家或許沒有注意到他在接受新新聞專訪的時候,他說他求仁得仁,他退出呢,是因為他雖然不能夠影響結果,但至少不要當共犯,那如果我們都是共犯的話,那總統就是首謀囉,我們今天這個共犯大會呢,結果現在林鈺雄委員忽然說他要請假,當共犯還有請假的啊,要不要一例一休啊?好,那這個是我相信在這個參與國是會議的這個過程裡面,許多委員排開了所有一切的事情,專心地來參與,那我認為這兩位他們在大街上喊著說他退出,博得媒體的注意,然後用這樣的姿態來打擊國是會議,現在在小巷子裡輕聲地說「我請假」,而主辦單位唾面自乾,我認為這種作法使得國是會議成為周星馳的喜劇電影,我所要提的這個提案,我認為是還給國是會議一個公道,還給各位認真開會、提出主張的委員一個公道,所以我在這裡要具體的建議,我們由全體委員表決,確認林鈺雄教授自4月25日開始失去國是會議委員的身分,第三分組剩下19人,然後陳重言律師從4月28日開始,失去國是會議委員的身分,第三分組剩下18人,以上是我的提案,希望大家支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