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在場各位委員好,我想只是很簡單的表達幾個基本觀念:第一個觀念我想在場不管是不是念法律的,你大概都聽過三個字,這三個字叫「禁反言」。「禁反言」大概在幼稚園教育就出現過,它的意思是,從你嘴巴裡面講的話,理論上來講呢,是不能夠再所謂的去任意的去否認。那我想其實剛剛娟芬已經把這個意思表示,也就是這兩位委員,我姑且不論其名,很簡單,因為今天就不是對人,我對陳大律師跟對林大教授其實沒有個人的認識,也沒有任何的恩怨,但是在我的立場來講,今天是任何人做了這樣的行為對我來說,其實它不啻對司改國是會議本身,對承辦單位、對執行人員、對幕僚,還有所有戮力的參加這個會議的委員最大的一記耳光,因為我們排開了所有的事項,努力的忍受外面的誤解,日以繼夜的準備、不斷的討論、做了很多的研究功課來參加這個會議,進行有意思,有意義的一個意見表達跟交換,但是後來必須要弄到這樣的下場,那麼如果這樣的一個例子可以被接受的話,其實我認為對於司改國是會議本身的一個威信,才是真正的一個相當大的損害,因為很顯然外面很可能會理解說,這麼樣有一群不過半的法律人的一個構成的團體,連最基本的在大學或高中就學過的「禁反言原則」這件事情可能都沒有辦法理解,那所以我想再次呼應剛剛范委員所講的,這其實跟這二位委員本身是誰沒有關係,所以跟他們當時,其實已經透過公告周知的方式,去充分的在形式上跟實質上都表達他對於這個會議的不贊同,以及它實體上希望退出的這兩件事情,已經做了一個相當明白的一個表示,那對於這樣的表示,我當然可以理解這個承辦單位當時是以一個和事佬的立場來說「我們沒有收到這樣的訊息」,但是我不太了解如果說連今天,包括娟芬、包括李佳玟委員他們舉出了這麼多的報導,來告訴你說其實這些報導都存在,實際上在一個公共領域的一個言論市場,我們的承辦單位還說,這樣的意思表示其實不算的話,那麼日後我們要怎麼樣繼續期待這個司改國是會議能夠有效率的,或者合乎程序正義的來執行後續的每一個決議跟提案?那以上的意見請各位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