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因為瞿老師他不在,那我是第三組的副召集人,我想我就在揣摩說他的處理的過程。因為林鈺雄教授在他正式宣布那個退席之前,他在四月十二日曾經在媒體上,他講說「未來除非會議能夠明確地定位成諮詢性質,否則他個人將打算退席。」那因為他這一個意思就是說,如果是諮詢性質的話,好像他就不退出,所以那時候我們就抱著一線希望,一直有去勸他說,還有那個陳重言委員我們也都一直去勸他們要出席就對了。所以為什麼就是說這件事情會拖到現在,就是抱著一絲希望說,現在既然外界也知道說這是一個諮詢性質,那是不是你們回來啦,所以當時瞿老師也就是一直會這樣子去做這種努力,那我個人也是做這種努力,一直去勸他們回來就對啦,所以這一點是要讓大家明瞭就是說,所以我們才會去說,他們的退出到底是不是辭職,我們之所以會產生懷疑是因為還抱著一線希望,所以這一點是跟大家報告一下,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