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確實是一個很簡單的法律問題,真的不需要在這個地方花這麼多的時間講這個法律問題。我本來沒有打算要上來發言的,但是我沒想到竟然有人願意持反面的論點,而且還一個講完之後還再多一個,所以我就只好上來再講一下。辭職、退出、退席,這個在法律上面需要做不同的解釋跟評價嗎?退出就是退出、就是離開、就是退席,退席就是辭職,這有何不同?至少以我所學的法律知識來講,我不曾聽過說有不同的解釋,如果說我們今天在座的人連這一點都分不清楚的話,那麼確實司法改革是有必要的,而且事實上,這個司改國是會議可能需要再開一次,我們講得更深入一點,也許連最基本的法學教育、法律倫理,都應該再做更深入的理解,為「退職、退席不等於辭職」的這個觀點辯護的,我聽起來大概有兩種:第一種是講說意思表示沒有送達,但是說真的,從剛才聽到現在,意思表示至少在媒體報單上公開的時候,總統府這邊就應該收到送達了吧。當記者來問總統府的林峯正諮委的時候,意思表示也應該送達了吧,所以要說意思表示沒有送達,我覺得這個是昧於事實的一種講法;另外一種講法是說,剛才陳瑞仁委員講的,這個意思表示是附條件的,他還想回來,但事實上結果就是沒有回來嘛,分組會議從頭開到尾,從他講說他要退席那一天到最後都沒有回來嘛,我們只有在外面的報章上面看到他不斷的抨擊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在放天燈嘛,條件成就了沒有了?很清楚的,他離開了這個條件已經成就了,所以我覺得無論從哪一個觀點來看的話,今天真的都不需要在這個地方繼續的辯論下去,很清楚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