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句話,在這兩位委員發言以前,它沒有被一般的民眾用這麼多次,我現在上來講。我不是法律人,甚至六年前我連法律都不懂,但是我知道誠信,我知道擲地有聲,講話要有信用,我相信在場的每一位委員,對於當時的那樣的一個情況其實大家是同心的,而且其實從我們在開司改國是會議以來,其實彼此委員之間,甚至在各組之間,都有很多不同的意見,但是也是因為這些不同的意見足以證明我們不是被篩選,因為是聽總統的話,所以我們進來,我們是有自己的意見和想法,但是我們不管有多麼的委屈或是有多麼的困難,我們沒有任何人說我們要辭職,我們也有批評過,因為我們求好心切,但是我們沒有人說我們退席。如果今天是我,其實我跟這兩位委員,我真的完全不認識,我也沒有接觸過,但是我覺得這個人的邏輯很奇怪,當我聽到他剛剛的一番言論的時候,他拖某個人下水的時候,我剛剛在結束的時間我有表達了我憤怒的意見,我覺得這個思考邏輯是有問題的,你一個成年人了,講自己就好,講什麼事情不要拖別人下水,因為你這樣子做是對另外一位委員非常不公平的,我為什麼要上來講這些事情,其實我發現好像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夠理解他們退席,而且是大陣仗的,這個真的是沒有什麼好討論的嘛,我不是法律人我都認為沒什麼好討論的,那你們法律人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奇怪的見解,我真的很不懂,今天我們的總統一直被質疑,本來是一百次,後來變兩百次,這兩位委員你們使用了這個百分之五十的功力,我今天這個布條我結束了以後,我會給我們的總統簽署,總統司改玩真的嗎?我今天看到總統有做紀錄,全程參與,我今天才相信總統是玩真的,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