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曉得我現在是程序客體還是程序主體,那當事人的意思我想探求當事人的真意應該是必要的這個大一民總大家都教過,我確實發了退席的聲明,一開始我講的,我肯定召開國是司改會議,所以不要把它變成說,我全部否定謾罵,我想不是這個意思,那個有白紙黑字,全文網路上都看的到。

第二個,我退席的意思,尤大律師是說這個大一法學緒論,我想我很期待去看一看,到底是哪一本是寫退席的法律定義或什麼,那我的意思是什麼?其實在發出退席隔一天以及隔一兩天,有幾家媒體有來訪問我,他們有問我一個意思,「總結會議你會不會參加?」我那時候很明白的表示,有一些我認為,一些根本的問題如果都沒有解決,我認為我無法再做出任何貢獻的時候,我不會參加,但是如果有改變的話,我可能會參加,那就是我的真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