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因為第二組第五次會議的原始結論,主要是針對「司法的金字塔化的改革方向之下,最高法院的法官如何產生」這個問題所做的結論,那當時的決議內容是由司法院院長提出應任名額三倍人選,交由司法院組成的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法官遴選委員會薦選兩倍人選之後,呈報總統任命,但是因為這個原始結論有幾個問題:第一個,就是給予總統實質的任命權,今天上午張升星法官也提到了類似的這個議題,這裡面確實有引起了社會上有關於總統擴權的疑慮;第二個是,原始的結論只有著重在金字塔化的目標,但卻忽略了司法民主化也是司法改革的一個重要目標,對於現行的人事審議委員會的制度,所衍生出來的山頭主義的副作用,以及高度受期別文化牽制的現象比較少著墨,也就因為如此,那這個提案本身,針對原始結論進行兩項主要的修正:第一個,將總統任命權修改為形式任命權,它只具儀式性的性質,主要的理由是,雖然在其他的民主國家的立法例當中,也有賦予總統實質任命權的制度模式,那我們今天也有很多的先進提出了專業的見解,但是它並不是唯一的模式,更重要的是,在台灣今天司法之所以沒有辦法受到人民信賴的主要問題之一,就在於司法民主化不足,所以在這個情形之下,賦予總統對司法人事的實質決定權,並無助於問題的改善,反而引起更多的不信任,讓司法的改革失焦,因此,我在這裡提案的第一個主張,就是希望讓總統的任命權只具形式的任命權。

那第二個修正的重點就是在提案中的第二個階段的法官遴選委員會底下,設下組成原則,就是我提案當中所提到的多元原則,那在我的提案說明內特別說明到委員會組成的多元原則,是包含意見跟來源的多元,那這裡面實際上也是希望是增加一種對民主正當性的強化,那當然再理想的情況之下,關於法官遴選委員會的組成究竟應該如何符合多元原則、符合民主正當性,事實上是應該在司改會議過程當中獲得充分的討論與共識,但是當時在提案的時候,是考慮到因為這個問題會涉及到高度的技術性,在時間有限的情形之下,很可能很難來完成這個目標,所以當時的提案的設想,就是在本提案當中先設下立法原則,等到日後再立法跟修法的時候,依照我們這裡所設下的立法原則來進行修法跟立法。不過因為這個問題林孟皇委員已經做了非常詳細周延的一個關於組成方法問題的一個提案,所以如果今天能夠在這個總結會議當中,就方法本身進行討論,甚至達成共識,本人我在這裡也非常的樂見,也抱持支持的態度,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