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各位委員大家好,早上那個張升星委員,以及剛剛這個陳俊宏委員兩位的說明,我想各位都應該充分了解,台灣的終審法院的法官任命方式需要改革,這個不必然跟金字塔型有關聯,最好是馬上就做,當然這個是另外一件事情,這是第一個說明的;第二個就是,其實我跟陳俊宏委員之前我們就一直對這個議題有一些交換意見,剛剛我曾經提到總統府要設置司改的諮詢平台等等之類的,我看起來是非常大力支持總統應該去領導司法改革,可是就法官人事任命這件事情,我想台灣因為走過威權統治的陰影,司法一向被當作統治者的工具,我想民眾對司法跟政治之間的關聯是有高度疑慮的,在這個前提之下,我是不贊成總統有圈選權,當時第二組委員,和諧組他們沒有好好把這件事情討論清楚,所以我才提了這個意見。其實陳俊宏委員的提案是司法院提的修正版本,我認為陳俊宏委員的提案有一些值得再細緻討論的地方,我大概分為以下四點跟各位說明:第一點,就是在司法院長壟斷的提名權的情況之下,為了避免產生偏聽、資訊不透明,而且為了落實終審法院法官來源多元化原則,所以我的倡議是,司法院院長應該從各機關團體推薦,或者是自薦人選名單中,這個所謂的自薦就是法官、檢察官、律師自己推薦,這些名單當中去提出個終審法院法官應任名額兩倍的人選,這個原因是因為即便我們許宗力院長是一個好人,是非常有改革理念的,可是我其實蠻擔心,也不是因為針對他,而是說,任何一個司法院長有可能被他這個傳統的司法官僚體系所包圍,所以我才提出這樣一個建議。

第二個,目前司法院已經設立了好多的委員會,很多委員都是剛剛講的客卿,那這些客卿呢,在還沒有進入狀況之下,就要叫他去做一個重大決定,所以我不認為我們需要再另外設一個委員會,我主張是去修改我們目前法官遴選會的這樣一個組成結構,等一下會有人會質疑說,司法院長自己同時又兼任法官遴選會的主席這件事情,那我要跟各位講,目前各級法院的法官,包括終審法院的法官,他要被派去任命的時候,是由司法院長提名,然後進入由司法院長擔任主席的那個司法院遴選會來審議,所以我覺得這個不是一個問題;第三點,目前的法官遴選委員會包括法官、檢察官還有律師等專業代表,另外還有考試院代表以及學者及社會公正人士,那我就誠如陳俊宏委員講的,為了讓法官遴選會符合多元民主,同時要避免這個司法院院長一方面又遴聘這些所謂的學者社會公正人士擔任委員,同時又提名終審法院的法官人選來讓這些委員去遴選所可能引發的爭議,所以我主張委員會的學者及社會公正人士,應該由立法院推舉立法委員以外的人擔任,這是第三點不一樣的地方;第四點,因為終審法院法官人士決定的重要性,法官遴選會要應該依照公開透明的方式進行遴選事宜譬如說,類似開這樣一個直播的方式,讓社會各界知道他是怎麼選出來的,這樣才能夠讓全民有監督的機會,如此我們才能選出適任的終審法院法官人選,以上說明敬請各位支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