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還有各位先進,針對這個提案一跟提案二,司法院做一個簡要的回應,那麼關於提案一,陳俊宏委員的這個提案,基本上司法院是贊成的,那最主要理由就是說,關於這個最終審法院的人事的選任,它基本上是一個憲政機關,所以要拉高它的層次,但是涉及的問題非常的多,包括它的來源、它的選任的程序,還有包括這個遴選的組織等等,這個都非常的細部,那麼每一款、每一項都要精挑細選、仔細斟酌,所以我們認為在這個大位裡面,事實上如果要就這個遴選的組織、法官的來源等等來加以仔細規定,其實是不可能的,所以陳俊宏委員的這個提案可以講說把重要的原則都指出來,我們基本贊成。那附帶提一下就是說,林孟皇的提案裡面,可能要注意到這樣一個問題,也就是說,在他的提名裡面,司法院院長是沒有提名權的,那麼這個跟大家講的民主正當性可能有部分的牴觸,因為在司法機關裡面,只有司法院院長有民主正當性,只有他經過真正民意的洗禮,那麼把他排除了,交給多元的所謂遴選委員會來選最高法院的法官,然後總統又是形式任命,那麼將來如果不適當,責任誰負,這個是一個問題。因為在合議制裡面最大的問題就是,責任難以來追究;再來就是說,關於遴選委員會如何來構成,在林孟皇法官的提案裡面,他是建議學者公正人士由立法院來推舉,當然他引了中等學校法的這個規定,不過性質不大一樣,那社會人士、公正人士他可能在這個遴選委員會裡面佔了人數很小,那麼將來如果來推舉,如果沒有辦法推出,會不會造成這個運作上的困難等等,以及國會會不會同意這樣的一個任務等等,我覺得這些都比較細節的問題,或許待我們將來有關於法官法的草擬的時候呢,待相關的委員會呢,我們就再仔細地來考慮這個問題,所以基本上,司法院是贊成陳俊宏委員的提案,以上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