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許院長、各位委員還有各位先進大家好,針對兩個提案的話,首先講在前面是說,這個提案事實上就呼應了當我還是學生時代的時候,司法院大法官所做出了這個530號解釋當中的這個第一步,也就是我國的司法金字塔先邁向那個終審法院所謂的近程階段的這個部份,相隔十幾年,從學生轉換為第一線的實際的司法工作者,能夠看到這個憲法的理想能夠往前邁進一步,內心真的是非常的感動,那另外剛剛也就這個修正的提案,例如提案一的部分有做確認,回應一下剛才綜合建言有委員提到,就是說,根據這個提案一或者我們提案二也是一樣,就是說,它的這個終審法院的任命程序呢,就是跟現在不一樣,就是已經不再經過人審會的議決,而直接由這個法官遴選委員會來處理,等於是一個特殊的任命程序,那也彰顯出終審法院法官特殊的這個尊榮性,我想這兩個提案大體上目標一致,精神也是互相呼應,待會可以指出我個人解讀比較大差異的部分,但是呢,我想我們今天在這邊做成決議大體上都是一個諮詢的方向,所以如果我們就細節的部分規劃的太詳細的話,將來在不管是推動上或者立法議決上,可能會失去了這個彈性,所以我還是建議,我們在這邊就針對我們提案的大方向來做一個決定,所以就這個部分的話,個人覺得比較具有實務還有我們政策操作上彈性的提案一可能是比較適合的。

再來,提案一跟提案二兩個提案當中,我想就提案二的前半段來跟提案一做比較的話呢,就是說,不管是推薦或者自薦人選的名單當中,當然重要的差別是司法院長有沒有權力在這些被推出來的名單當中主動在挑選其他人選的權力,很顯然兩個提案應該是不一樣的,後者那個林孟皇委員所提出來可能按照這個提案,司法院長就沒有這樣的權力,那在這個情況下,我們也可以說是用法律來限制了司法院長的這個提名權限,等於實質上這個提名的權限,就轉移到這個所謂多元化原則的這個推薦或自薦名單上面,這個部分是不是妥適,我覺得這個部分請各位委員再深思熟慮,基於責任政治的一個原則,如果司法院長對於用人沒有完全的決定權的話,這個部分,如果將來從結果論這個人選並不是十分理想的話,這樣子是否要由誰來負責呢?那再來後段的部分的話,林孟皇委員有提到就是這個推選的這個遴選委員會由立法院來決定這個遴選委員,我就想到一個類似的例子,就是我們公共電視董監事的這個成立的來源,也是由立法院先來組成這個公共電視董監事的這個審查委員會,所以這個審查委員會本身就變成各個政治力介入的這個兵家必爭之地,所以我們如果把遴選委員會變成開一個門讓政治力有可能介入的話,對於我國目前司法的健全還有憲政、還有法治的這個建立是不是良好的有幫助,我在這邊敬佩林孟皇委員的這個理想,但我想我們也要兼顧非常現實我們政治的這個狀態,特別是目前執政的民主進步黨能夠掌握國會的多數,可能不會有這個問題或者不會太嚴重,但將來我國民主政治、政黨政治怎麼樣演變不曉得,如果制度上留下這個可能讓朝野惡鬥,來影響到我們司法運作、最終審法院人員的任命的話,我覺得這個是非常大的隱憂,那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