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各位先進大家好,我是第三分組賴恭利,就是台中地院賴恭利法官。針對這個終審法官選任的程序,基本上我尊重第二分組的討論,因為我知道第二分組花了很多時間在這個議題上、這個討論,然後達成這個共識。今天我是純粹針對提案一跟提案二,我在昨天晚上跟今天清晨都有分別再發送了一份書面意見,純粹只是說,在如果今天要針對提案一跟提案二做個決定的時候,我去分析說,它到底差別在哪裡,因為乍看的時候好像是一樣,可是細讀之後,其實是有些不同的,那所以我是純粹是自己的筆記同時跟各位報告。那這兩個版本,其實都是採行提名、審查、任命三階段模式,總統的任命部分都是採儀式任命,這個是相同的,那在審查階段也是同樣是採法官遴選委員會,但是有一些細緻的差異,其實這個差異主要是來自於林孟皇委員的提案二跟這個陳委員的提案一,在審查階段以及在提名階段跟審查階段有不同,林孟皇委員在提名階段跟審查階段同樣都強調多元化原則,這個提案一只有在審查的時候強調多元化原則,那這裡會發生什麼問題呢,因為提案一陳委員的版本,它沒有硬性一定要要求多元化原則,所以它的來源比較自由、比較自由,那林孟皇委員呢,他有強調多元化來源,但是他限定的兩個來源:一個是各機關推薦,或者是自薦人選,我今天有特別去請教林孟皇委員,他的這個自薦人選是怎麼來,他是指說符合終審法官資格的人自我推薦、自我推薦,所以他的這個「自薦」不是司法院長提名的推薦,他這樣子的設計呢,只有包括兩個來源:一個就是各機關團體推薦的來源,還有這個具有資格法官的自薦,那漏了司法院長自己推適當人選的這個管道,那這裡會發生一個什麼問題?就是責任政治跟權力制衡的問題,怎麼樣說會發生這個責任政治的問題呢?因為我們知道有權力就有責任,這是一個大家都知道的責任政治原則。既然這個要給提名人提名的話,就要讓他負完全責任、負完全責任,如果不讓他負完全責任的話,他將來可以推卸政治責任,因為人選來源已經受控制了,不是他能夠做決定的。

審查階段如果他又沒有參與,那提這個最後任命的人是總統,這時候只要這個法官又發生不適任情形,他就可以推卸政治責任,這樣子不符合這個責任政治原則。那另外就是,在這個審查階段呢,林委員的這個法官遴選委員,它是援用現行法官法第7條的那個法官遴選委員,但是這個法官遴選委員呢,是指出任法官的時候要經過遴選,那跟終審法官要遴選其實那個審查標準是天差地別的、天差地別的,不能夠把它這個等同比照。另外就是這個……林孟皇委員的這個遴選委員,它有一個會產生權力制衡衝突的問題,也就是因為這個遴選委員是由司法院長擔任主席、擔任主席,提名者跟審查者相同,可能會產生疑慮,所以基於這個兩個理由,我認為說提案一可能會比較適當。另外我們法律人啊,有一個這個概念就是,實體事項可以定的繁雜一點,程序事項要定的簡單扼要一點,就像我們在操控電視遙控器的時候,按鍵越少越好用、越好用、越明確,林孟皇委員他花了很多心思設計這些制度其實是很好,但是在適用上可能會有一些這個適用是不是那麼好的疑慮,基本上我是比較支持提案一,只是這個個人的心得跟各位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