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各位委員,一個價值多元的社會不怕衝突,那衝突之後一定會有所妥協,那希望最後能得到進步,不同的價值在行政體系裡面各部會有不同意見,行政院長拍板最後定案;在國會立法權裡面,不同黨派有不同的價值,最後表決定案;但在司法權裡面呢,我們的最高法院,刑事庭有十幾個庭、民事庭也有七八個庭,合起來將近二十個庭,一、二十幾個最高法院將近一百個最高法院的法官,全世界人數比例最高,如果最高法院就代表裁判品質的話,那台灣應該是全世界裁判品質最好的司法給付,可是為什麼民意調查那麼低?剛才林志峯委員說唉呀他們檢察官民意調查不好,然後說、他說我們都贏法官一點點,怎麼可以這樣講呢,亂講。你應該說檢察官的民意調查有待改進,不過法官還輸我們一點點這樣,好那我的意思就是說,你能想像嗎?你能不能想像一個行政權一三五是民進黨執政、二四六是國民黨執政、禮拜天是親民黨執政,這國家不亂嗎?那你能想像一個公司有二十幾個總經理嗎?但是我們現在的司法就是這個樣子。有法定職權說、有實質影響力說,公、國立大學教授跟研究費的問題,有人說這個叫貪汙、有人說這個叫背信,大家都是最高法院,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司法生病了,生什麼病?用台灣話講,「得官癌」啦,「官癌」不是肝癌,是官癌啦,就是大家都想做官。

我講的這個高層喔,我們司法院有一百多個、我們最高法院將近一百個最高法院……大法官有十幾個我都認為太多了,大家都說法官不要本位主義,這一個提案就不是本位主義,我們自己提案、自毀前程,可是這樣的努力沒有被大家看到,好像社會覺得理所當然,你不要以為這個提案在司法體系大家都贊成,也有很多優秀的法官,雖然他理念上贊成,但是他覺得自己會因為這樣員額削減,而沒有辦法進入最高法院歷練,他心裡是會有猶豫的,不是沒有犧牲的,這個就是最不具有本位主義的提案。

那不同的意見,社會最容易的解讀就是政治力介入,唉呀你這個庭判那樣那個庭判那樣,就是政治力介入,call in名嘴每天都在電視上胡說八道,就是講這個,他就一天到晚告訴老百姓說是政治力介入,這種說法有一個最壞的影響就是說,明明是法官應該被問責,可是你一天到晚教育老百姓說是政治力介入,那既然是政治力不是馬英九就是蔡總統啊。不是馬總統就是蔡總統是他們要負責,不是法官要負責,這些該負責的法官就通通都因此而卸責,所以這樣的說法是很糟糕的。

那剛才林孟皇委員在休息期間有質疑我說,為什麼我說他的提案是「還好」,意思是沒有說「很好」他大概不是有一點……那你問我,我的意見,坦白講我早上已經講過了,剛才黃致豪律師講過了,禁反言,我就知道我會挨罵,林孟皇委員要求我提案的時候我心裡是有猶豫的,為什麼?我自己心裡中理想我覺得司法院的提案,我們第二分組通過的那個議案我覺得滿好的,坦白講,我覺得最好,那陳俊宏老師的提案呢,我覺得次好,林孟皇的提案我覺得還好,就是這樣。

抱歉喔,所以說真的,我真的不應該自己連署別人的方案,但是實際表決我又希望大家不要通過這個修正案,能夠維持原來的議案,那社會總會有一種誤會說,唉呀政治任命、總統擴權,好像以為總統從口袋就可以掏一個名單出來,沒有錯,是總統任命,但是總統口袋的那個名單,不是她自己決定的,是由司法院長提名三倍,由多元的委員會篩檢成兩倍以後放到總統的口袋裡面,他只能在這個兩倍的名單裡面篩選出來,所以我不覺得有那麼嚴重的所謂總統擴權,更何況如果早上所講的,假如真的這樣,我們也可以宣布日出條款,從下一任總統開始。總而言之,我對這個議案的方式是假如能不修正,就不要修正,假如真的非得修正不可,我建議第一順位是次好的陳俊宏老師的,第二順位才是林孟皇的還好的修正這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