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各位大家好,在張升星後面壓力很大,但是呢剛剛有講錯了,其實我們那個對我個人而言,我覺得最高法院的遴選辦法還可以更好,他沒有講到,事實上我完全支持就是我們第二組所做的決議,但是為什麼在哪個地方可以更好呢?事實上我認為所有的遴選委員都應該經過國會任命,不管是遴選委員……不是那一個、就是judicial council,就是在國外基本上都是這樣,但是我也滿現實的,我也了解台灣的政治現實,事實上對於我們的政治品質,你看我們立法院都跑掉啦,你看都不關心嘛對不對?那所以我也可以接受說,在我個人的理想沒有辦法達到的時候,在現實想我們是可以接受的。當然,我今天要講的是說,我主要是針對林孟皇委員提出來的我有些質疑啦,那我想最大的質疑是說,林孟皇委員事實上他提的只是多元啦,並沒有民主,各位,你如果遴選委員會是由法官、檢察官、律師,他們憑什麼來代表人民來做這個抉擇?而且這些不是只有專業團體,有時候他們是利益團體,其實今天大家已經講很多遍,不用再講了,各位有機會再想想看,我們的人審會、檢審會包括我們的律師公會怎麼選舉的?我想這是很清楚的。事實上不會好到哪裡去,如果我講難聽點,如果高院的陳榮和,如果又再當選我們怎麼辦?同樣的,我們的律師公會到底有沒有達到它做為一個公共利益專業團體的……我在第二分組都已經講過了,在台灣律師公會作為一個公共利益的團體是不及格的,它到現在連一個公益時數連推廣都沒有,何況是說由律師團體這樣一個民間團體它去代表人民來做一個權益決定的時候,我相信這會有利益衝突,而且沒有民主正當性,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