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以及在座各位先進大家好,那個問題其實上午稍微已經表示過意見了,不過上午主要是讓大家覺得事情複雜,所以讓大家聽不懂,剛才有林孟皇委員來跟我講說你到底在講什麼,他說你這樣兩邊游來游去,其實我沒有講那麼複雜,我直接貼個問題,簡單講我認為遴選委員會應該是獨立於司法院之外,理由是比較法上主要國家都是如此啦,因為主要的國家裡面沒有司法首長自己從事人事任命,即使有的話是跟其他機關協力,所以這個遴選委員會不能用現在的概念去看,即便它是多元,如果是依附在司法院下面的話,因為提案單位是司法院人事處,所以這時候會有問題,可能會有問題,我不敢說你有問題,特別是如果最高法院的法官是公開招募的,不是像現在是內升的概念,換言說今天最高法院比如說第一庭庭長出缺,刑一庭庭長出缺,所有的任何人都可以來申請,比如說適格的律師大律師、適格的學者要申請,那請問這時候該怎麼辦?你不能用現在的這樣概念這個制度去操作,除非你還是繼續用內升的概念來解決這個問題。

那事實上現在法官法的遴選制度就是公開招募嘛,只是一直達不成,為什麼?關鍵在於司法院還有另外機制叫做人事審議委員會,人事審議會可以對遴選會做的決定做否決,按照……雖然還沒有過,但是從制度設計上是如此。所以我個人的淺見,不管是歐陸法系的法國、德國,特別是法國,英美法系的英美,基本上首長不會直接負責人事任命,抱歉我這個意見出來有點趕,我很趕,因為其實我本來是不想講的,因誤好像到了最後關頭才丟出個……反正我今天我也沒提案,我的案件只是列入紀錄而已,但是我覺得我有必要列入紀錄啊,因為說的負責任,至少把問題丟出來,將來要修法的話大家可以參考,所以這是……我不是故意來這邊當烏鴉了,因為其實我考慮、我覺得我還是看到賴恭利委員的意見,我想我還是交好了,我上禮拜已經跟我們本組第四組委員說我想交,但是我考慮到因為人家第二組都決定了,我也沒有參與,我實在不需要這樣子,但是因為昨天既然有委員也提出來,那我也就提出來。

那因為這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問題是這樣,行政首長以總統為例,他的法官人事任命權不是當然不要的,或當然不具備正當性,關鍵在於有沒有制衡的力量,簡單講如果從憲法學的觀點有制衡力量的話,總統任命的可以有實權嘛,就是美國的情況嘛。反過來講對於總統的任命的權力完全沒有實權的話,那當然就是形式上嘛,那在兩者之間有一個過渡的地帶,英國的制度就是如此,英國的情況就是司法大臣可以否決兩次,第三次他就不能再否決,他只能接受委員會提出的建議名單,所以制度設計不是那麼簡單、單純形式虛權或實權而已。所以我是建議啊,既然大家要改的話,盡量去把外國制度再思考一下,看如何配合我們的情況,解決我們問題。

還有一點喔,如果想利用這個多元任命打破現在提到所謂論資排輩的問題的話,我覺得大家還要再考慮一下,我上午已經有講了,美國法實際上目前的最高法院一定要有上訴法院的資歷,實際上如果用我們常開玩笑的話,是由小法官跟大法官之分啊。另外英格蘭‧威爾斯更是如此,英格蘭‧威爾斯它叫Lord Chief Justice,它的首長過去三任平均年齡是65到64歲,所以在這個情況之下,其實要打破論資排輩不是單純靠這個管道,總統是留英的喔,英國的首相可以四十幾歲,但是英國的首席大法官幾乎不可能四十幾歲了,幾乎是六十歲以後,即便是最近這一次他因為解決脫歐的問題,他要找一個比較年輕的首席大法官來因應未來的趨勢,也不過六十歲而已啊,所以我是覺得這個問題是不是大家因為今天我對上一案,我沒有反對也不支持,我只是表示個人見解,我是寄望於日後的修法過程中,司法院有關單位可不可以對於整個問題再做一個比較通盤的思考,抱歉我今天真的是當烏鴉,我覺得希望沒有對於司法院的當局造成覺得過分,好像覺得我在找麻煩或幹什麼,不過我是覺得我應盡、既然是委員,我還是要對負責,所以就講我認為我該講的,抱歉打擾大家,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