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各位委員大家午安大家好,我是來自第五分組的、目前在東吳大學政治系的蔡秀涓,大家好,我想有關於這個提案一跟提案二,那其實它在談所謂的終審法院的法官的選任,那我們知道一項能夠被大家所信任的一個人事任命的制度,它大概要包含兩大元素:一個就是程序面,這程序面其實包含了任命的程序跟所謂的任命者,那第二個部分就涉及到候選人它的實質上的遴選機制跟遴選標準,那目前我們來看的話呢,提案一基本上俊宏老師的一個提案,他比較關切是在大原則的有關任命程序跟任命者的部分,那林孟皇委員的提案基本上他比較關切的其實是在實質的遴選機制的原則上面。那我個人會覺得說其實這兩個部份它其實是可以整併的,所以以下我做了一個比較具體的文字的兩個法案的整併,那我稍微念一下,我等一下會解釋為什麼我這樣子修正,選任程序由司法院院長交由司法院依照民主課責原則,自各機關團體推薦、自薦及司法院長名單中,提出應任名額兩倍人選,經最高行政法院法官遴選委員會遴選後,陳報總統任命。那我為什麼會特別去加了一個就是所謂的多元跟民主,因為原來多元化的原則在兩位都有人提到了,可是事實上我們在談所謂的課責原則,其實做一個行政權的落實,如果司法院院長在這當中是完全被排在所有……他之後他要為他負責,可是他卻沒有任命的一個在前端有機制的話,我會覺得這有點危險,那至於遴選委員會那整個機制的更具體的設計,我覺得這個地方事實上涉及到實質的效度,所以可能後續要再更加精準、細膩的去設計。

不過這地方我要稍微再講一下,就是有關於林孟皇委員,對不起喔,林委員今天一直被提到,那個63頁有提到說,希望能夠參考高級中學中等教育法43條之1之4二款規定,應由立法院推舉立法委員以外之人擔任,我想剛才有好幾位委員都提到,我們今天基本上會希望政治力或是所謂政治這樣的意象不會一直出現在我們整個人民的生活跟社會當中,那我會覺得目前可能我們已經有很多的……這不是不信任立法院,而是說我們有太多太多只要涉及到公正、客觀、民主之類價值的時候,我們都會想到用這個方式,再由立法院來推舉。那這個地方呢,也許這個地方我是覺得可能後續可以再去思考的,不然我們太多太多的委員都是用所謂的依政黨,那用立法院依政黨比例推出來,這可能不是一個人民會覺得很放心的狀態,好謝謝。喔我要再說一次我來自第五組,我們最積極熱情的第五組,蔡秀涓,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