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好像有很多不同的意見,我剛才聽不出來這個有什麼一致性的意見,除了一個地方就是總統任命是形式任命,這是有一致性的。那至於司法院長的任命過程……剛才還有一個意見是應該放在司法院之外,但是以我們今天的施行這麼久的機制來講,要一夜之間把這個提名權跟司法院脫鉤,實務上的可能性應該還是比較困難的,在我的想像裡面。那我剛才看了第一案跟第二案,就是第二案比第一案來得詳細一點,那照張升星委員的意見呢,第一案是他喜歡的,第二案是還好,那我覺得其實第一案也沒有排除第二案的可能性,如果各位仔細看一下的話,那第一案只是一個原則性的規定,至於司法院長裡面他的名單的來源這個可能將來還有很多的可能性,那麼至於遴選委員會怎麼樣組成,我相信將來的可能性也很多,所以我的看法是這樣,我們基本上通過第一案,但是第二案我們請司法院在後續作業的時候把第二案也列為一個選項,因為我相信不論是這個名單的人選的來源或者是遴選委員會的組成,第二案都是一個可能性,只是我們不要在這個時候排除了其他的可能性,如果這樣大家可以接受的話,我們原則上就通過第一案,那麼以第二案列為將來司法院作為、在做後續處理的一個方案之一,這樣可以嗎?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