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以及各位委員大家好,我的主要意見是我對於這個議案原來決議的結論,我敬表佩服跟贊成,我想納稅者權利保護法希望提升說我們稅務法庭整體法官的素質,那這是非常值得一個贊成的一個方向,那但是這樣的一個修正,我想在第一點我必須要提出來的是,我這一點跟張升星委員的意見是相同,對於命令或者是法律的解釋它的有效性與否,我認為這應該在命令的層次應該在個案的法官去做裁定,甚至最終的統一解釋權應該是歸給大法官。那在這裡我們做成的這個結論的話,就這三點,第一點沒有生效,第二點那也是沒有法律上的效力,第四個予以刪除,那我們直接在干涉司法院的職權了,這是它依職權所發布的法規命令,那就國是會議而言,這個決議是否適當,我就這個部分表達我的疑問。

那第二個部分,現實面來考慮的時候,那如果我們等到這一個稅務、就是……納稅者權利保護法實施的時候才訂定這一個證照的核發基準、才來做遴選,再來經過人審會,這一個過程依照我參與人事審議委員會的經驗,恐怕經過前階段提出了判決或者是提出了學術著作,經過專家委員,我們目前司法院的運作,你要取得一個證照,提出專業的論著之後,那你必須經過外派的、可能是專家學者的審查以後才會送到人審會,這個過程往往可能會超過三個月或是半年以上,那這在納稅者權利保護法實施之後,簡單的講我們說不定有半年以內是沒有符合資格的法官來做這個處理,那這個整個訴訟的遲延是我們所期待的嗎?那因此在這個提案這是我第二個理由。

那第三個部分我想補充的是說,國民對於司法的殷殷期盼我們感受非常的深刻,但是對於稅務這一個部分,這是專業能力,那我很抱歉像我對於數字是不敏感的一個法官,那我們需要專業的輔助人員,但是在司法院在受總員額法限制的情況下,這樣專業人員能不能進來法院作為協助,那在這一點我想在這邊呼籲建議是不是讓司法院在這裡能夠免除說中央政府總員額法的限制,讓我們在人力的資源上能夠到位,以上意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