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委員,所以我們當然非常清楚,我們去說哪一個規定有效或無效是沒有用的,那個是沒有拘束力的,但是那是表達本組委員對於這件事的法律見解,而為什麼非得寫成這樣,這樣很不好看的。司法院,我希望能夠反省一下,這件事情已經到現在兩個月了,一個多月,本組的line群組都有司法院監看、總統府監看,甚至有媒體在監看,本組完全做到公開透明,所以我們在討論的時候司法院都知道,我還特地去群組問一下說為什麼司法院當初沒有告訴我們這個資訊,結果那個法官退出群組,請問我們要怎麼處理?我們都沒有獲得任何回應,這個是一個很根本的一個問題,我們只是要表達我們的法律見解,而這是本組多數委員認為是這樣的,至於如何處理就看司法院擺出一個態度來,那這件事情如果當初我們知道有這個資訊,我們不會只做一個空洞的決議,因為這決議根本是空的嘛,沒有什麼可執行之處,於是呢我還必須說,司法院一直在爭執說他們的這個完全效力沒有問題,對不起,這我們不能同意,至於你們要不要有所處理,今天只要有一個處理辦法,我們不必去表決好像都可以,就我個人來說,那等一下我希望我們的其他委員也有表示意見的機會,我認為這是偷渡規範而不是過渡規範。

那另外有一點就是也有人提出一個建議,司法院也考慮一下,換照的時候說要增加小時,什麼時候換照?不可以拖三年、不可以拖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