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副總統、各位委員、各位在場的先進,那對於這個提案的話,我先說我的結論,張委員的提案我是不予贊成。但是我必須非常強調,就是說我非常贊同並且支持提案的張委員還有各位連署委員你們的用心,那我對於保障納稅人權益的重要性還有必要性,我的想法跟各位都完全沒有差別,但是我要強調的是,爾愛其羊,我愛其禮,那如同剛才幾位委員發言已經強調的,我們國是會議是一個諮詢性質的機構,提供總統建言,協助總統來對司法改革未來凝聚政策的方向,那所以我們本來一方面既無拘束力,二來本來也就沒有……不只說我們,就算我們宣告無效,它是沒有效力的,事實上我們甚至本來就沒有立場來去做一個具體法規範的這個有效或無效或者該不該刪除等等這樣的狀況,所以我認為如果回歸到我們國是會議的原始的制度目的的話,雖然我敬佩也認同張委員的這個提案的方向,但是我還是覺得在制度上面可能我們國是會議沒有辦法破這個例。

而且對於我們司法院所頒布的這個要點,它到底屬不屬於這個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的子法,其實我覺得這個前提本身就是值得爭辯、有疑義的。假設我們想想看、假設今天立法院沒有通過納稅者權利保護法,難道我們就不要保障納稅者的權益了嗎?司法院站在主管機關的立場如果它主動的要鞭策、要提升納稅專業法官的這個能力而制定這個要點來做一個核發,難道我們認為這個是不合法的嗎?這個是在法律、假設沒有法律或者法律還沒有生效以前就先主動去保障人民的權益。

那至於核發證明書,應該說受領證明書的這些人到底是不是OK、qualified,我覺得這個跟司法院制定這個要點以及核發,我覺得這個部分是要分成兩個階段來思考的。那剛剛也有委員提到就是,是不是有就地合法的疑慮,事實上我要呼應的就是我們不能夠要求在稅務上遇到trouble的民眾說,等一下,你現在這個案子我們沒有法官不可以審,你要再等一段時間,我們沒有辦法容忍這樣的損害、這樣的法律上的這個侵害再繼續延續下去,那事實上撇開我們這個具體的這個證明書頒發的要點來看的話,事實上就我所知,我們司法院許院長對於稅務法官、稅務法庭乃至於整體行政法院的體系事實上是有一個通盤而且前瞻的一個改革構想存在,所以我是建議各位委員如果真的關心我們這個稅務案件、民眾權益的保障的話,我們不妨拋開這個爭議,在將來許院長更進一步提出這個稅務法庭乃至於行政法院整體的改革構想的時候,請各位委員一本初衷,記得您簽署這個提案還有今天的用心,請在到時候支持我們許院長來真正的對我們行政法院體系包括稅務案件做一個通盤的改革,這個我相信才是對民眾福祉最周全、也是最根本的保障,所以在這邊請各位委員再審慎的思考,就一方面請支持我們許院長將來的改革,二方面也請回顧我們這個國是會議的制度目的,請不要讓國是會議做這種非常突兀的加註,事實上這樣的加註對於總統在未來推動改革,我相信也會造成總統有適用上的一種困擾,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