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各位委員大家好,其實我要講的大概都已經被講完了,所以我有一點麻煩,但我還是再講一下,其實我想張靜委員提的用心我非常肯定,但是這牽涉到專業法庭,事實上有些是現實的問題,那我年輕的時候參加學生運動,所以我年輕有一陣子很嚮往革命,我不會嚮往改革,但是後來做了司法研究之後,我後來才知道慢慢改革也許才是一個正常的路。在第二組我們在討論的時候其實我跟孫友聯委員兩個大概是最想成立勞工法院或勞工法庭的,當我們都知道,我們兩個後來都沒有堅持,因為我們知道現實上你如果現在強迫立院立一個決議強迫司法院去做一個勞工法院,其實做出來也大概不怎麼樣,這是一個很有現實的問題。如果說今天除了剛剛那些發言的委員講那些現實的問題之外,假設我們現在強迫像現在這樣去做的話是不是能達到我們原先的目的,我覺得那事實上只有空窗期也沒有什麼專業能力。那比較有可能做的其實這一點我是必須說實在的,我要肯定司法院,只有在我們把勞工法庭我們沒有決議,只是說請司法院研議,但是我們加一個決議是請司法院儘快在法官學院開設有關勞工議題還有勞工意識的相關課程,其實我後來才知道,剛剛那個許院長馬上傳訊息給法官學院的周院長,他馬上就請了林佳和老師跟邱毓斌兩個有關勞工的,然後我也建議了那一個高雄的一個勞工律師去上課,那我想這個事實上是一個比較可行、慢慢長久的。所以我相信如果說要一步這樣到位,那個付出的代價可能是非常大的,謝謝各位。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