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提案人,我表示幾個意見。剛才一個委員說這是個案,這絕對不是個案!六十二個法官怎麼會是個案呢?這一定是通案,對不對?對於個案的說法我礙難接受。

還有一個委員說如果沒有納保法就不能設專業法官嗎?我覺得這是倒果為因的說法,就是因為不專業才要有納保法,有了納保法以後司法院還這樣子做,我們其實要真的是不可以就地合法,這一點是我們非常堅持的,不可以就地合法,事實上納保法去年12月28日這個公布到今年12月28日生效一年的時間,這一年司法院都不動作、不做任何的訓練,只給他們一張證照,好嗎?大家覺得合理嗎?

最後,還有一位說所有的這個,我們諮詢我們的這個會議、國是會議只是個諮詢的性質,沒有錯,都沒有拘束力,沒有一個案子有拘束力,要這樣子說法上,我們今天不只是今天的五個案,所有過去一百多個案都沒有拘束力,問題是這至少代表了我們委員諮詢的意見所在,這是我要補充的。剛才許大法官的說法,因為我們當時我做提案人邀了有三十幾個委員的連署,所以我不得不徵求透過其他法官來徵求連署委員的同意,因為我不能夠自己跳海先叛變了,對不對?至少要之前我們連署人要支持這個許大法官的建議,我才能夠說要不要撤案,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