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各位委員,大家午安,我是法務部矯正署署長黃俊棠,剛剛各位委員,指正所有各單位都很不舒服,但是,我非常感謝林文蔚委員,你剛好講到我內心的痛,我們離職率高達百分之七啦,高達百分之七,其實,委員剛剛講說要,訂定一個勤務管理的條例,這個我想,我們建議是不是在實務面上來我們配合辦理維持原來的、原案的決議,但實務上,這個有一些我們再來處理,就是說,我們這個社會一直都是以最少的代價想要獲取最大的利益,我們在整個矯正的體系,其實它關係到整個社會安全最後一道防線,但是我們的人力,還有各方面都非常的欠缺,還好最近我們部長,還有我們院長,以及總統,對我們非常的關心,給我們一些鼓勵,所以我們會持續來努力。

至於委員裡面所提到的,有關於各種保障的,我想我們在公務人員的保障法裡面都有提到啦,當然我們日勤、夜勤,夜勤我們同仁一直在說,有二十五個小時,當然我們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但是我們監護人的夜勤就是二十五個小時,因為他們一天要算兩天,值夜勤的從早上八點要到明天早上九點才可以下班,當然這中間牽涉到,因為我們的執勤費比較低,他們的一個備勤的費用一個小時六十二塊,對於同仁來講,他們會認為太低,所以這個我們希望,將來我們也盡量地來爭取能夠合理的一個待遇,給他們有一個合理的待遇,對於他們執勤,對他們的一個辛勞,因為他們晚上執勤是用輪值,三個小時輪班一次,這個是長久以來會爆肝的,會爆肝啦,所以這個執勤的部份我們會再來跟上面來爭取,來調整。

但輪休的方式咧,因為過去我們人力的不足,所以對於包括戒護外醫等等,一年來講有兩萬五千多人戒護外醫,那表示我們一年要增加兩萬五千多天,一個同仁一年只有兩百五十天工作天,所以要增加,就可以去核算出來要增加多少人,所以我們在這一部分,我們會再來增加這個人力,我們還好最近這個人事行政總處,給我們核了四百多位,四百位左右,能夠稍微舒緩,我們盡量以後,我們如果能夠達到我們一比八的比例,我們世界各國是在一比五左右,一比四、一比五,我們台灣是一比十二、比十四,所以我們一直講,我們這個是屬於血淚工廠,所以我們盡全力來把它改善啦。

那在刑事政策這個一個重刑化之下,我們的比較擁擠的現象越來越多,人犯越來越多,所以我們人力不足,這一部分我們要增補啦。

那至於專業加給的部分,我們會再設法來,因為我們專業加給也差不多二十年沒有改變了,只有三千塊,一個戒護同仁日勤,在白天跟一百八十位人犯,在一起生活,他的一個月的危險津貼是三千塊,所以根本比不上我們移民署的對一個移工的移進等等這個,還有八千多,還差異很大,所以我想林委員提的,應該都是我們的同仁的心聲,我非常感同身受,我當一個署長,我當然盡全力來去爭取,但是因為法制面,如果再從法制面訂定條例可能緩不濟急,我們盡量在實務面,來盡量地來溝通、來協調,盡量把它促成。

最後,我希望我們用幾個字,司法,就是公義跟關懷,我們矯正莫非在執行,在公義要執行,也要有一個關懷這一面,那麼我們矯正的四大任務就監禁、沉澱、蛻變、復歸,這個是我們的工作,我們的最高的一個責任,就是要達到社會公益,我們要執行到他很順利復歸,另外我們也要從四個面向來給,關懷我們收容人,從這個一個信心,還有一個希望,一個真愛,最後到幸福,讓我們收容人能夠回歸到社會幸福,能夠跟我們社會盡一部分的一個心力,我們也盡量來把它達成我們維護社會安全的責任,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