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副總統、許院長、邱部長、各位在場的委員,還有各位先進,我完全支持林文蔚委員的這個提案,也請各位仔細閱讀林委員提案說明的第一段跟第二段,真的很重要,再次地強調一次,真的很重要,而且呢,我想借一點時間,就是由林委員的提案,再度向全體國人還有我們總統報告,我們整體司法基層的這個人力過勞的一個困窘的狀況,誠如林委員在提案的第一段有提到,就是值日、值夜的這個部分,事實上值日、值夜它名稱是不一樣,但實際上它跟一般平常時候工作的內容是沒有差別的,但是呢,在這種情況之下,給予的時薪,顯然是過低的,對於我們全國各法院地檢署的法警同仁,他面對的狀況,也是非常類似的,簡單來講,就是這一些基層的司法人力呢,他在值班費用的時薪,是低於基本工資的,這個是相當可怕的一個現象,所以呢,在這種情況下,特別是我們回顧到法警同仁,他在院檢值夜的時候,他人力更是比我們矯正機關更單薄,在這種情況之下,我想這不是爭取加薪,這是向國人同胞,還有總統表示,我們只是希望能夠爭取,能夠得到給予正當,給予合理勞務付出的一個合理的對價,這只是回復一個事物的本質常軌而已,特別是我們這個監獄人員或者法警人員還可以拿到微薄的這個時薪,但是呢,警察人員沒有代表在這邊,據說警察人員的,他的這個值班的部分,有的時候是沒有辦法得到值班費的,只能累計一定的時數以後獲得一張嘉獎這個狀況。

我記得在第一次會議的時候,許玉秀許前大法官跟我聊天有提到,我們國家是一個過勞的一個國家,這是一個不正常的現象,那我想司法人力的過勞,也不是我們許院長或者邱部長獨力能夠解決的問題。我不禁看到我們媒體有報導,這個標題是說,工商界呼籲動基本工資,蔡總統勸加薪,如果根據媒體的報導的話,我們總統府的發言人,向媒體轉述,總統特別請產業界的代表們,為所有的勞工朋友加薪,因為台灣的勞工值得更好的待遇,我相信雖然是公部門的基本人力,但是這個勞動者付出的本質是沒有公私部門的差別,那血汗的狀況也不僅僅只有我們司法機關而已,但是因為今天是司改會議,只能先就我們司法人員的部分提出一個請命,當然如果將來召開一個勞工國是會議的話,不管會內會外,我也一樣會捍衛爭取所有勞動者相同的這個最卑微、最基本的權利,特別我們今天委員,還有孫友聯孫委員對於我們這個勞動議題非常有著墨的委員,也就是說呢,如果我們關心全體的這個勞工者的權益的話,不妨政府身為一個雇主,我們就從政府先開始做起,特別是基於資源的這個有限性,我們先從最辛勤的這一群基層的司法人力人員先開始,當然除了司法基層的人力以外,這邊也要補充說明,包括法官、檢察官、書記官、法官助理等等,事實上長期以來就是在於加班費的部分,也是有不足的現象,我們共體時艱已經非常久了,大概從民國九十幾年到現在都是如此,而且加班費的天花板,還有下降的趨勢,我們並不是在乎這些加班費,但是容我重申,既然我們有付出一定勞務,為百姓、為國家奉獻,那麼我們請求得到公平合理的一個對價給付,我想這個是事理之常,所以我想今天在這邊的發言,完全也是呼應我們勞動者的基本權利,並不是說身為一個利益團體的代表,在只顧爭取自己的權利而已,所以在這邊也懇請大家,如果我們關心所有勞動者的權益,就請從支持我們林文蔚委員的提案開始,並且希望我們政府能夠有一個擴散的作用,透過這個提案,慢慢來關心我們全體公司部門所有的勞動朋友,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