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以及各位在場的先進,大家晚安、大家好,我是在六點之前,我們二十位委員,坐好坐滿第一組的林裕順,那我也是現在在中央警察大學任教,剛才中午的時候,有認識我的委員說,林老師阿,你怎麼都沒有綜合發言?我想說我自己相關的著作,關於人民參審,關於基本人權,關於所謂的司法改革政策,已經有相關的學術著作,還有所謂相關的一些科普的書,如果溝通都沒有效的話,這三分鐘大概也沒什麼效果喔,所以我就放棄了發言,然後更重要要凸顯一個問題,就是說,我們也看到我們這次開司改國是會議很重要的就是多元,甚至有法律素人來參加,可是我們看到我們這邊沒有警察代表,我覺得透過這一點我是覺得應該要去凸顯這問題的嚴重性,那我們看一下,為什麼問題很嚴重呢?我們看一下我們這一次的,我們幕僚單位所整理的這十二項主題、四十項子題、五千字的一個整理內容,我們發現阿,這關於警察議題就只有這一項,前後不到二十個字,可是我們看一下我們的司法統計阿,就是說去年的新收案件,有四十五萬九千件,然後警察移送案件的是三十三萬五千件,那檢方自辦的只有一千零九十三件,也就是說,檢方移送案件是檢方自辦的三百六十五倍,可是我覺得,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司改很重要的一個來源基礎都在警方的移送案件,可是相對的他的相關的職權,或他的任務都沒有去變動的話,我覺得是很離譜的事情。

那更重要的,我要想去強調就是說,我們這次司改議題,剛我描述的、我說明的,就是對於警察的相關職權,或警察相關的任務,或是相關警察議題,不關心,相對的警察對於司改,也不去討論,我想這對於我們的整個法治的深耕或是民主升級,是有很大的問題喔,那我舉三個例子來跟大家說做一個說明。

第一個案例就是,我們前一陣子誠品的老闆吳清友先生過世,他說誠品是台灣社會的集體創作,那誠品在台灣可以二十四小時的,在獨步全球,可以二十四小時營業,很重要是安全的保障,我想這是警察他對於社會的一個貢獻。

第二個,我們可以看到李明哲案件,我想蔡總統他可以跟對方做呼籲,或是他可以跟世界發聲,我想很大的一個基本的論據,台灣在現在,不可能有一個人,平白無故,不知道什麼原因,不知道什麼理由,然後被誰帶走,帶到什麼地方,完全不曉得的情況下,一個人突然消失,我想這個是台灣警察在這個人權保障上很重要的一個貢獻。

但第三,我想去描述的就是,李國修,屏風表演班的總監,他曾經說過,他說人一輩子阿,只要做好一件事情,就功德圓滿喔,他說他所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開門、上台、演戲,那我的看法是,他給我的啟發是覺得,我們司法改革如果能做好參審、參審、參審,那就功德圓滿了,可是我跟大家說明一下,就我的實務教學經驗,十之八九的警察,他對於人民參審,是很大疑慮的喔,所以我建議,透過這一次的修法,透過這次修法改變,讓他的警察工作單純化,把他納入司改體系的一環,讓他來支持我們的後續的司改,以上是我的建議,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