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像這一點,我也覺得我們會納入這一個刑事補償法的修法的一個參考,總之最後呢,我再重複這一個我們今天這一個法官擔任國事會議的代表裡面,他們都共同指出了一個現象,我希望總統,也希望說各位,大家共同都能夠正視,血汗司法,就真的,這是血汗的司法,那不僅是法官,他就是真的是在這個過勞的一個環境,不僅是法官,我們的基層司法人員,書記官,還有法警,基本上這個人力,都是相當,已經是相當的不足,那麼案件量是相當的多,你如果是從大大小小的案件進入這一個法院,這一年大概,我已經忘了,大概就是三百萬嗎?但是我們全國的法官,兩千零幾十個,另外呢,這一個書記官也不足,法警也不足,所以我們台中地院的法警,其實呢,也目前都發出不平之鳴,桃園地院,他的法警,更是嚴重,那麼台北地院的法警也當然會很辛苦,所以呢,我就是希望說,大家共同,希望總統能夠同意,我們大家共同來投資司法,最後其實就是提升的公信力,我花了很多時間,那就謝謝各位,謝謝大家的辛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