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總統、許院長,還有各位委員大家好,首先我想我代表法務部跟所有法務部所屬的矯正、檢察各系統感謝各位委員,因為只有召開這個司法國是會議呢,才會充分凸顯出我們整個偵查的環境,跟我們獄政的問題,那嚴重到什麼樣的一個程度,那誠如剛剛許院長大概也提到,我想我們的檢察體系跟我們的獄政體系,真的才是血汗工廠的這個勞工,那所以這一次感謝各位提出了很多的問題,其實他跟建議呢,才凸顯出我們未來想要改革這樣一個方向,那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我想剛剛這個許院長也提到,各位分組會議的結論,我想都是未來我們要推動各項這個,不管是,政策面也好或法律面也好,一個很重要的一個參考依據,絕對不會蒸發啦,那昨天有四位委員可能對我們愛之深、責之切,那有時候可能是我們宣傳不夠,那有時候可能他們比較沒有時間看好會議的資料,其實就犯罪被害人保護,跟建立保護兒少機制,在今天這個會議資料第三十二頁,其實都已經寫了,那我們昨天大概也提供了,我們法務部,事實上在各位委員提供建議的時候,我們可以做的,我們也都開始在做了,譬如說他們希望,這個我們的檢察官能夠完成這個所謂的專業的訓練,對於兒少、跟性侵的案件這樣的訓練,我跟各位報告,今年的一月一號到現在,我們已經訓練了一百七十八位的檢察官,而且拿到了證照。

第二個就是說,關於專家名冊的提供,那因為這是衛福部他們的社工師也好,或是其他的人力也好,那衛福部也提供了專家的名冊給我們所有所屬的檢察體系,那至於這個被害人的這個訴訟的參加,我想我們已經提案,希望能夠會銜司法院,來提給立法院來,所以我想這個基本上,各位委員不用擔心,所有的議題不會蒸發不見了,我們一定會積極的來努力,來把各項可行這樣的一個決議,儘速來做這樣推動,因為有的部分呢,必須要涉及到其他的部會,譬如像,各位大概都知道兒少法的部分,它是衛福部主政的啦,或者是說優生保健法,它也是衛福部主政的,那我也坦白跟各位,我在行政院會,也大概都跟他們初步的報告說,我們的司法分組會議有談到,討論這個東西,那因為是你們主政,需要我們幫你們協助,我們一定會來做這方面的一個協助。那或者是像各位,大概我們也在檢討這個體系到底要怎麼,譬如說少輔院,到底應該是歸給司法院的少年法庭來主政,還是要歸給教育部來管,改為特殊的矯正學校?那這個我們也都在跟教育部,跟這個司法院有再做初步的交換意見,那因為這個,各位知道這個不是那麼容易的,因為這個涉及到很多的法制作業上,所以我想我們都會持續的來跟相關部會,來做這方面的一個檢討改正。

那第二個,我第一個特別感謝,梁永煌委員跟李明鴻委員,有關於獄政的部分,事實上梁永煌委員我真的要特別感謝他,他對於我們檢察官的這種血汗的工作環境,他其實真的是感同身受,第二個獄政的部分,那我想我這裡要跟各位報告,要特別感謝總統跟院長,我想這個,剛剛我們跟各位,大概有提到獄政的這個環境,包括我們林文蔚委員也好,毛松廷委員也好,都有提到過喔,確實相當不人道,所以我們在總統跟院長的指示之下,那已經核定要三個,除了現在目前台北監獄今年九月,會擴建完成,大概會增加一千多人這樣的一個收容量,那宜蘭監獄,大概明年底擴建完成,大概也可以增加大概一千三到一千五,那如果總統再同意我們蓋的三座新的,那大概預計可以再增加大概四千多,目前監獄擁擠的狀況,大概會稍有舒緩,不過各位不要以為這樣就滿足了,因為我們自己定,每一個受刑人應該要有零點七坪這樣的一個舍房的空間,如果我們蓋的這三座監獄,其實有很多的監獄還是沒有辦法,因為他們是舊式的建築,還有再重新再整修,它才有辦法達到這樣的一個目標,那總之,我想獄政的改革,感謝各位委員的支持,那我們這樣會,我會比較有後山去跟院長再講一下,那當然總統也會再做這一方面的協助。

那另外一個部分,其實有很多委員提到,關在監獄裡面其實要給他做聚訓,王薇君委員,你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