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想我們的保護司應該也會跟你做溝通啦,好,那接著的部分呢,我可能剛剛,這個邱欽庭委員提到的部分,我想那個司法院大概也提到了,這個因為只要是,非附隨的搜索,那除了證據跟,除了這個可以構為證據跟經過同意以外,必須要,原則上要經過法官,這個來裁定,所以這個部分我們會跟司法院來做這一方面的溝通,對於追徵的部分,或者是要保全的部分,那我們會來在努力的修法。

那有關於修復司法的部分呢,我們現在也在做相關法案的這個研議,那希望能夠有建立本土式的修復式司法,因為修復式司法基本上它是從美國開始源起這樣的,那但是呢,他們的機制跟我們的機制,可能在推動上面,會有一些條件上不同的部分,那所以我們大概已經在蒐集相關的這樣的一個東西。

那最後一個……